雙魚女請走開




在這個世界上,除了我媽,我想只有雙魚座的Gay可以跟我做朋友。我知道很多雙魚女現在很想淚眼婆娑舉牌抗議,但是對不起,妳們實在太迷人了,我認輸 ,也沒打算要贏。
從我媽宣告單身開始,我就看透了雙魚座的伎倆,不是說沒學會兩三招,至少我學會了要婉轉拒絕,體貼對待舊情人跟周遭的朋友。但媽也讓我看見雙魚座轉身的模樣,那就是「沒有永遠的敵人,也沒有永遠的朋友」。

雙魚女有兩種,一種是搖滾派性格女,女王般的架勢,難相處的性格,這樣的女生,雖然也希望眾人寵愛,但基本上我還算喜歡,只少他是刺蝟再先,至少她渴望愛的模樣坦率,就算不敢深交,但還算願意講個兩句話。

可是我最討厭、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裝可憐到無怨尤,長相特普通,偏偏又繼續性又很多人愛的「假性草食女」,我永遠記得我的第一個悶虧。


十九歲的時候,有位男孩偶而約我出去,但因為那時我在一間夜店打工,我的上班時間是八點,通常八點以後的局我通通無法參加,只有晚餐時間可以參與,我記得那時我有位雙魚座女性好友,剛失戀,總是哭得梨花帶淚,當時有天跑來我家住,隔天我不忍,就想說約會時找她一起去好了。

我們三人吃飯算有趣,當然我這「聊天控」老毛病又犯了,很開心的怕場子冷掉,女生當然紅著眼眶吃飯,男生雖然跟我痛快聊天,但偶而也會關心女生的狀況,互動少。
在我要去上班的時候,雙魚女孩跟我說,她還不想回家怕會睹物思人,我問她要不要陪我去上班,她又怕我忙又會太擔心她,而且還不想面對這麼多人,於是,我愚蠢的天真的,請男生陪她。

沒想到當天下班時,我沒接到男生電話,打過去也沒人接,女孩也關機。
就這樣過了三天,男生偶而接電話語氣冷淡,女生,還是不見人影,而三天後,我終於找到女生了。

 
 


2009/12/22
專欄作家
貝莉
貝莉
我試圖相信愛,卻依舊發現這是個奇妙的宇宙,我永遠也無法理解祂。 作品:《OL工作戀愛事件簿》(時報出版)、《Single War》(聯合文學)、台視偶像劇《心動列車》、三立電視情境喜劇《住左邊住右邊之全民拼幸福》
貝莉部落格
看更多 │ 專欄作家